2010-06-26

What are behind these smiles



Sometimes we smile, and sometimes not.




Sometimes some are like children, sometimes not.

In fact, we all know what's on earth happening out there-the places we live. There's no fools. However, one can't fight against the whole. So what? We're only dreaming-dreaming that life will get better/that's none of our business. Well, I've no any idea about that. Where's my future? Where's the so-called Love...

Someone's gonna be lost.

There're options without choice. 

It's all about RESPONSIBILITY

Good night, earth. Good night, everybody.
--
Andy

(posted via Gmail)

2010-06-22

岂能因为声音微小而不呐喊

Sent to you by Andy via Google Reader:




via 牛博山寨头条 by 风中奇缘 on 6/21/10


   
中国网民的愤怒
——岂能因为声音微小而不呐喊

一 横

    他们封Bloger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写博客;
    他们封Youtube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看视频;
    他们封Twitter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用微博;
    他们封Facebook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交友;
    他们封Google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用百度搜索;
    最后我发现,我再也没有地方说话了。
                                             ——中国网民

中国网民的生存环境

    2010年1月15日,中国互联网路资讯中心(CNNIC)发布的《第25次中国互联网路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09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3.84亿,年增长率为28.9%.互联网普及率进一步提升,达到28.9%.另外手机网民一年增加1.2亿,手机上网成为我国互联网用户的新增长点。

     
 随着网路的普及,各种资讯、资讯遍布我们的生活,网路已逐渐成为许多人学习、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全球最大的华人社区天涯论坛拥有超过3000万的注册用户,早已成为反映中国百姓生活的镜像。网路资讯转播的迅速的特点使得大批媒体记者蹲点天涯,网路社区成为了新一代资讯传播的中转站。

    但对于中国网民来说,有一个词,也在随着网路的发展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网路封锁,昵称"和谐",别号"河蟹"。

    近几年中国网路文化的发展过程,甚至可以说是中国网民与网路封锁的斗争过程。勤劳勇敢的中国网民在长年的网路生存特训中,渐渐习惯了缩写、拼音词等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代称方式。2007年贵州瓮安暴乱时,为对抗网路审查,天涯网友编写出了直排文字转化工具,并宣布天涯从此进入直排文字时代;在普及了"万里长城永不到,翻墙代理用到老"之后,中国网民又走向了以"草泥马"为代表的网路通假字的"河蟹"时代。

悲剧性的一年


    对于中国网民来说,2009年无疑是悲剧性的一年。早已习惯了没有维基百科,没有Bloger,没有Google Doc的我们,再次迎来了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毁灭性的打击,"封杀"和"被墙"成为司空见惯的日常用语。

    2009年1月,绿坝花季护航系统正式开始运行,宣告了中国开始新一轮互联网封锁大规模启动,大量网站、论坛和个人博客被封:2009年3月,Youtube因包含某些藏独视频而正式被当局封锁;2009年6月,大批海外优秀网站被封,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的微博网站Twitter、微软刚推出的Bing.com、和Yahoo旗下世界上最好的图片分享记录网站Flickr.com;2009年7月,美国最大社交网站Facebook被封,同时国内最大的几家独立微博"饭否"、"叽歪"等被关闭,宣告中国独立微博时代结束;2009年10月,工信部、广播电视总局开始了针对视频下载类网站和论坛的大规模清扫,一时间各大字幕组翻译组处境堪危,使得大量网民叫苦不迭。而这次以"整治低俗"为名义的围剿后,网民们却发现,大量的色情网站继续大行其事,但大家喜欢观看动漫、电影、美剧、日剧、韩剧却被封锁。一首《我哥在光腚》由此走红网路。

    2009年12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在第五届亚太地区媒体与科技和社会发展研讨会闭幕式上做报告指出,"中国的网民实际上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同时种种迹象表明,工信部网路"白名单"计画已正式启动,新一轮个人网站、论坛和博客的备案将变得十分困难,几乎不可能。据一份官方评论文章,有超过300万网站收到影响,包括大量的个人网站、博客和论坛;2010年1月,包括国内最大的独立博客网站blogbus在内的几家网站被封,虽然官方解释说是"误封",但这次为期两星期的停止域名解析和关服,以及其后部分客户资料丢失,实在无法让人相信这只是个意外;同时腾讯拥有中国最多网路使用者的腾讯QQ宣布开始整顿网路低俗资讯,关闭了大量QQ聊天群,引得用户怨声载道;2010年3月,全球最大的搜寻引擎Google宣布正式退出中国,中国网民失去了最后一次触摸自由的机会;2010年5月,国新办确认推行网路实名制,新闻跟帖取消匿名发言功能。与此同时,世界上最大的云储存服务商Dropbox被封。这个服务通过云计算实现网际文档同步,大多用于拥有多台电脑的资深网民进行电脑管理。从福州三网友事件到Dropbox这种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服务型网站的被封,或许是说明,当局封锁的不是舆论,而是封锁能制造舆论的人,是封锁一种意识形态。

    2010年,南都周刊在其封面文章《微博战争》中写到:"微薄:互联网权贵新战场。"

    "对于从网路工具转变为媒体工具的过程,我们没有意识到饭否应该承担的责任。"来自中国曾经最大的独立微薄网站饭否的一名员工的话成了一个时代的墓志铭,也成了另一个时代的开幕词:2009年7月,饭否、叽歪等独立微博网站被关停;2009年9月,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的新浪率先推出了微博;2009年11月,百度贴吧事业部推出了一款类似微博的新产品"i贴吧";2010年1月,网易和搜狐的微博几乎同时宣布内测;2010年3月,腾讯进行新版微博产品"滔滔"内测;……

    互联网以其独特的方式,再次向我们印证了个人力量在公权力面前的渺小。只有这些有更大的资源和时间,能够切实将当局所需的舆论监督做到最好的"网路权贵"才能在中国互联网时代生存下来。

被阉割的网路游戏与《网瘾战争》

    2009年末,在被网友们戏称为"最强钉子户宣言"的电影《阿凡达》全球热播的同时,一部由一群80后网友自制的视频《网瘾战争》在网路上逐渐走红。这部以网路游戏《魔兽世界》为题材的搞笑视频,一经发布就迅速被转载到各大视频网站,甚至被翻译成英文发布到了Youtube.短短一小时视频以第九城市和网易争夺《魔兽世界》中国代理权为背景,恶搞了一年来中国网路一些热点事件,反映了以魔兽玩家为代表的中国网民在中国互联网的生存现状。网上评论道"在看《网瘾战争》之前,我以为09年最佳影片非《阿凡达》莫属。看了《网瘾战争》才知道,这才是超越《阿凡达》的终极神作。"

    长年稳坐世界第一网路游戏宝座的《魔兽世界》在中国运营已超过5年,这款在中国拥有超过500万玩家的游戏无疑是网路审核的重大目标。近年来,在当局越来越紧密的网路封锁之下,魔兽世界这款深受广大玩家喜爱的游戏开始变得越来越畸形。一次又一次的审批之后,亡灵被附上了肌肉,枯骨变成了僵尸,各种徽章、装备属性被改得混乱不堪。新版游戏巫妖王更是由于文化部的审查而延迟了8个月推出。在2009年6月,由于魔兽中国运营商更替,文化部和出版总署对这个已经运营了4年的游戏进行了为期53天的停服务审核。守着迟迟不出的巫妖王,看着无法触及的北极大陆,幽暗城门口永远没有飞艇停靠的塔楼,加上这次53天的停服,魔兽玩家们终于的集体愤怒了。

    2009年2月2日,中国青少年网路协会在北京发布了中国青少年网瘾报告(2009),资料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城市青少年网瘾群体约占网民的14.1%.其中网路游戏再次为其重点。8月,卫生部初步认定:"每周上网40小时以上即可认为是网瘾。"随着"网路成瘾症"愈发官方化,一些拿着政府津贴的"砖家、叫兽"开始以此圈钱,其中最有名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大量戒网中心,用电击疗法治疗儿童,并已造成儿童死亡的杨永信。杨永信是中共党员,1982年毕业于山东沂水医学专科学校,多年来为临沂市精神病医院医师,2008年任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网络成瘾戒治中心主任。杨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网络成瘾戒治中心,首创"戒瘾网吧"、"戒瘾学校"、"戒瘾同盟",他对"患者"及少年网民采用非人道的治疗手段引起了社会上强烈争议。《网瘾战争》中也对其恐吓式+洗脑式的戒网方式进行了强烈的谴责。

    在砖家叫兽们指责青少年沉迷网路游戏如同吸毒的时候,可曾想过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现实。社会分配不均,加上过高的房价掠夺了老百姓手中仅有的积蓄。当所有正常的娱乐都成为奢侈的时候,魔兽世界每小时4角钱的消费才是老百姓唯一负担得起的娱乐。就如同视频总策划性感玉米在随后的采访中所说:"要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有钱去旅游去冲浪,为什么要宅在电脑面前玩网路游戏呢?因为绝大多数年轻人在高房价低工资的今天没有那个能力。选择魔兽世界而不是其他游戏的原因呢?还在于中国很多网路游戏都把社会中的不平等的东西带入了游戏中,一进来出发点都是不平等的,社会中有钱的人,进游戏还是有钱的人。而魔兽世界是平等的。"

    "房价高,足球臭,还不让劳资玩魔兽。"这样无厘头又反映网民心声的台词充满了《网瘾战争》。而那句"岂能因为声音微小而不呐喊"更成为中国网民的革命口号——任何一个中国网民,就算你不玩魔兽、不上天涯、不知道钓鱼执法、没听过欺实码、不认识杨叫兽,这个视频也总会触动你心中某个部分。因为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网路。

中国网民的愤怒

    2010年4月Google公司在一个新的地图工具上公布了全球各国政府机构因犯罪案件调查向它索取使用者资料的次数,以及各国政府要求删除搜寻引擎和视频网站YouTube等服务商一些内容的次数,并列出了Google遵照要求删除内容的百分比。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中国的相关资料上是一个问号,附上的解释是因为内容审查要求在中国被视为国家机密。

    5月6日,网站拍照备案开始正式实施。所有网站负责人必须核实包括本人工作单位、联系资讯等在内的备案资讯、并拍照留存。

    打开QQ邮箱,首页上大大的写着:"1987年9月14日21时07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从北京发往德国。'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如今,这句话更像一个讽刺,如今的网民,需要越过长城防火墙,才能走向世界。在开放了国际互联网20多个年头后,中国当局陡然意识到,开放互联网或许是他们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从正龙拍虎,到欺实马,网民对舆论甚至媒体所起到的重大影响力是中国官员们始料未及,也无法应付的。在欺实马事件后,中国政法大学一位教授曾评论说"中国的官员还没有习惯有互联网的时代。"

    著名博客写手和菜头在其文章《急速进入大中华局域网时代,一个网路,两种中文》中写到:"中文被泾渭分明地划分为两部分。一种是中国人可以看的中文,一种是除了中国人全世界都可以看到的中文。它们的区别在于,对于全世界它们都是可见的,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只有一部分可见。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你持有中国护照,在中国生活。我觉得,这一政策有效地把中国人和世界上的其它居民有效地区分开来,看到人类文明史上最宽广的一道数字鸿沟。它让高达三亿两千万人口在虚拟世界里处于隔绝状态,以至于让我不得不看一下门口有没有写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第九区。"

    中国这个在经历了百年闭关锁国落后挨打历史的国家,在改革开放迅速发展起来之后,再一次在互联网上被和世界其他各个民族分离开来。而中国互联网再一次在中国民众身上烙上了落后的印记。没有维基百科,我们的学者、技术人员、研究员和学生们无法接触到世界最新的学术谘询;失去Youtube,我们的艺术家们失去了在世界舞台上传播自己作品最简单的方式;Twitter被封,我们连最简单的和世界人民交流对话的方式都已失去;守着一个被阉割的魔兽世界,连我们的玩家都没有和世界各国其他玩家们同台竞技的机会。

    看着网路上满溢这网友们智慧和才华的作品,我们从心底里不愿意落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但互联网的封锁,却让我们连最后施展才华的平台都失去了。

    如果饭否的关闭引来的还仅是数万名用户质疑,魔兽停服面对的还仅只是500万玩家的投诉,那么"大中华局域网"迎接的将是来自亿万网民的愤怒。◆


Things you can do from here:

2010-06-10